•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名门极致宠妻
听书 - 名门极致宠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88章 全文完

望月存雅 / 2021-09-19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而现在……他看起来,已经恢复了。

……

“我哥回来了?”听见了唐初心的声音之后,一旁的苏静安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可是……他怎么什么都没有跟她说。

明明他们前阵子,还曾经联系过。

他两个月前才做完最后一次心脏手术,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还在恢复期,不可能会回来的。

“你们确定没有看错?”席千夜也提出了质疑。

“是他。”席北尘抿了抿薄唇,脸色凝重。

听见席北尘的确定,苏静安和席千夜二人才彻底确定。

“老板,我刚刚让人去查了,司徒镜现在的确不在M国!”这时,刚刚匆匆去打了电话确认回来的宋远,忽然的说道。

“让人去找,他应该在L市!”席北尘蹙了下眉头,对宋远吩咐道。

宋远点头,转身便离开了,席北尘也随即打算跟上。

在他转身之时,唐初心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我也想去……”

“其实,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哥他那么喜欢Lemon,不会对他做什么的。”这时,苏静安忍不住出声,她以为,唐初心和席北尘会着急,是害怕司徒镜会做出什么伤害Lemon的事情出来。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几天没见孩子,有些想他,想快点见到他。”一听苏静安的话,唐初心连忙解释。

她也知道,司徒镜不会伤害Lemon。

但她担心他会拐走他们的儿子……当年,司徒镜离开的时候,Lemon可伤心了好一阵子……

那三年里,对孩子非常重要的三年里,陪伴在他身边的人不是他们这个做父母的,而是司徒镜。

而她和席北尘,陪在Lemon身边的时间,也不过才两年多。

尽管她和席北尘这两年多以来,一直在弥补孩子。

但是她自己,还是有些没信心,心里会下意识的害怕,害怕Lemon会想跟司徒镜离开……

……

街角。

车子缓缓停下,门被推开,穿着小西装校服的Lemon从车上走了下来。

司徒镜也随之跟了下来,一大一小二人,同时走进了一家甜品店。

“这里的甜品每种都来一样。”一进门,司徒镜便颇为阔气的说道。

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带着Lemon在窗户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Lemon,你喜欢的糖葫芦!”这时,刚刚分头去买糖葫芦的许一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串糖葫芦。

Lemon接过糖葫芦,看了看,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开心的吃掉,而是优雅的吃了起来。

“长大了。”司徒镜看着他的变化,血色不多的脸上,多了一丝的笑意。

两年不见,当初的那个小孩,已经褪去了一些孩童的青涩,举动之间,也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不少。

这一点……倒是和席北尘很像。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Lemon的这张脸,似乎也跟席北尘越来越像了。

“爸爸说,我是个大男子汉了。”小家伙一本正经的说道,语气颇有席北尘的风范。

爸爸说,他是个大男子汉了,很多事情可以自己解决了,不准去麻烦妈妈。

“他对你太苛刻了。”听了小家伙的话,司徒镜却皱了下眉。

不到六岁的孩子,怎么会是个大男子汉!

“爸爸很厉害!”小家伙却摇了摇头,然后纠正道。

“是吗?”闻言,司徒镜却笑了一声,儿子对父亲盲目崇拜,这似乎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就像他小的时候,也曾认为自己父亲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小家伙认真的点了点头。

司徒镜笑了笑,然后看向窗外的雪。

“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他看着外面纷飞的大雪,忽然的说道。

他答应了Lemon,等到下雪就回来。

所以……当得知L市要下雪的时候,他不顾医生的反对,提前回来了。

总算是没有再骗他了!

两年前,他答应不把他丢下,可是最终却还是丢下了他一个人。

所以心里对这个小孩,还是有许多愧疚的。

不过当他回来,看见他被养的开朗了许多,还会跟小女生一起玩,他才明白,他当初的决定,没有错!

“你还会走吗,镜子。”这时,Lemon忽然看向他。

“不知道……”司徒镜却苦笑了一声。

他该去往何处,该留在什么地方,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

当唐初心和席北尘等人赶到甜品店的时候,Lemon正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吃着小蛋糕。

而在他的对面,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坐着。

吃着小蛋糕的小家伙先注意到了忽然出现的唐初心和席北尘等人。

“爸爸,妈妈……”小家伙连忙放下了手上的东西。

听见他的声音,司徒镜才反应过来的笑了一声。

“看来,我被当成人贩子了!”

他才Lemon出来没多久,他们就找上门来了。

“哥,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这时,唐初心身后的苏静安走了过去,有些无奈的问道。

他们前几天还联系过,可他当时并没有告诉她,他要回来的消息。

“抱歉,临时的决定,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司徒镜愧疚的看向苏静安。

就连他自己,也是临时才决定回来的。

“你的心脏……”苏静安有些担忧的看向他的胸口。

他的脸色似乎要好看了一些,可却还是比常人的脸显得苍白了一些。

“再活个十年没问题。”司徒镜说道,这也是目前医生敢给他保证的年限。

这个期限,也有可能会更长……

听见他的话,苏静安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小东西,下次再乱跑,回去关禁闭!”这时,席北尘将儿子从椅子上提了下来,一本严肃的责怪道。

净会让唐初心担心的家伙!

而唐初心,则一直用一种略带紧张的表情,看着司徒镜。

司徒镜自然看出来了,于是为自己辩解了起来。

“你们放心,我这次回来,不是来拐卖孩子的。”

他脑子没坏,不会傻到再继续帮仇家养孩子了……

一听司徒镜的话,唐初心先是心里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尴尬一笑,想要化解尴尬。

“呵呵……我们可没这么想过,你回来的话我们随时欢迎。”

“既然今天这么热闹,不如都去我家吧,我给你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顺便也让我哥尝尝我这个妹妹的手艺。”苏静安也连忙出来为唐初心解围。

“好,我替你打下手!”席千夜一脸满足的点头,他媳妇做的饭菜,早已经牢牢的绑住了他的胃。

接着,二人都看向唐初心和席北尘。

“我当然没问题了……”唐初心笑着点头,然后转头看向身边一脸拒绝的席北尘,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袖子。

“席北尘,你就给个面子吧,别拒绝。”她抬起头,凑到席北尘的耳朵旁小声的说道。

席北尘低眸看她,忽然的挑起眉头。

“吻我一下,我就答应!”

唐初心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转头看了看甜品店里的其他人。

还有她身边的Lemon。

小家伙明显也很希望她们去静安家。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只好抬起头,迅速的在他的唇角落下了一个吻。

合作达成……

……

晚上,苏静安准备了一堆丰盛的菜肴。

外面在下着雪,屋子里的气氛倒还算融洽。

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唐初心接到了唐子竟打来的电话。

“初心,快来江边酒店!”一接通,唐子竟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江边酒店?

唐初心一愣,唐子竟的这话,她听得无比的耳熟!

“你今晚又要求婚?”

这两年,唐子竟曾无数次的向许倩求过婚,而且地点都是选择在江边酒店!

“嗯,你来替我捧场,或者把我外甥带来也行!”唐子竟回答道。

闻言,唐初心有些汗颜。

他这是打算让Lemon去替他助威?

“可是我们今天没时间,下次吧!”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拒绝了唐子竟的要求。

毕竟,她不认为他今天晚上的求婚能成功,所以也不想去掺和了。

这两年他向许倩求过那么多次婚,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堪称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唐初心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失败。

不过这也是他自己活该,当初人家低身下气求他的时候,他却脑子反抽给人家脸色看。

现在好了……报应来了。

不仅是唐初心早已经对唐子竟的求婚不抱信心,就连以前一直催着唐子竟结婚的外婆,现在也对他完全失望了。

“咳……”那边传来唐子竟尴尬的声音,“什么下次,这次一定会成功,相信我!Lemon马上就有舅母了!”

“可是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唐初心鄙视的道。

他每次都是如此的有自信,可是却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这些自信。

“这次不同,我有把握!”唐子竟诚恳的说道。

唐初心虽然心里还是对他抱有一些怀疑,但是最终还是心软了下来。

“好吧,我现在带Lemon过去!”

“等会记得帮我……”这时,唐子竟忽然拜托道。

“你放心,我明白……”唐初心无奈一笑,为了让唐子竟快点脱离单身状态,她也是操碎心了。

……

通话结束之后,唐初心将手机放进了口袋,正想转头对席北尘和Lemon说的时候,席北尘已经挑起了眉头,“他又要求婚?”

“嗯……”唐初心点了点头,无奈一笑,“他说这次一定会成功,就再相信他一次吧。”

两年多了,许倩对他的小报复,也应该结束了。

“我陪你去!”席北尘抿唇,起身将二人的外套拿了起来。

唐初心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一旁的Lemon,又看了看司徒镜。

“Lemon今晚就留在这里吧,明天再宋远叔叔来接你可以吗?”她看向小家伙,问道。

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司徒镜这次特地回来,是来履行答应她儿子的事情。

“谢谢爸爸妈妈。”一听,小家伙点了点头,礼貌的道了一句。

“静安,那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苏静安温柔的说道。

唐初心一笑,然后转过身,挽着席北尘的手离开了。

……

江边酒店,顶楼。

大雪纷飞……

地上被摆成心形的蜡烛,艰难的亮着。

许倩来到楼顶的时候,唐子竟正手握着一枚戒指,站在天台边沿。

看见这样的景象,她心里惊了一下。

“又要求婚?”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蜡烛,然后问他。

“倩倩,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求婚了。”

闻言,许倩疑惑的看向他。

最后一次求婚?

所以呢……如果她这次不答应他的话,他会放弃吗?

正当许倩心里动摇的时候,身后一阵声响,唐初心也出现在了顶楼。

“天哪……你该不会……是要跳楼吧!”当看见唐子竟的站位之时,唐初心被吓了一跳,立马惊慌的道。

他该不会是多次被拒,心灰意冷,想要跳楼逼婚了吧?

怪不得,他在电话里会那么自信!

……

听见唐初心的话,许倩才明白过来什么……

她才想起,他刚才所说的,最后一次求婚……

“倩倩,你今天再不答应我的话,我也只能跳下去了!”唐子竟叹了一口气,故作深沉的说道。

话说完之后,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唐初心,朝她使眼。

唐初心立马会意,立马摆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别冲动……这里可是三十多楼,跳下去一定会摔的粉身碎骨的!”

……

“唐子竟,玩我当初

玩过的招数有意思吗……”许倩终于有些不淡定了。

这样的招数她早已经用过了,他再用不觉得很没有创意吗?

“倩倩,希望下辈子,我还能遇见你!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这辈子对你做过的错事!”唐子竟却无比认真的看向她。

一听他的话,许倩顿时有些不淡定了,可脸上的表情还是强装镇定……

“好啊,那你就跳吧!”她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一旁的唐初心也顿时有些无奈……

他的招数被看穿了……她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许倩不愧是许家的继承人,这几年变得越来越腹黑,完全的将唐子竟吃的死死的!

唐子竟站在那里的身形,也显得尴尬。

“但是你放心,你死了以后,我会好好的养大我们的孩子!”许倩接着又说道。

这话一出,唐子竟的身子震了一下。

“孩子?”

“你怀孕了?”唐初心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许倩。

“两个月了!本来打算三个月的时候再告诉你们,不过现在看来是等不到了,在孩子父亲临死前,还是有必要让他知道这件事!”许倩伸手摸了摸自己还很平淡的小腹,然后故意说给唐子竟听。

这话一听,唐子竟猛地从那边大步走了过来。

“倩倩,我们真的有孩子了?”唐子竟一下子兴奋的将许倩抱进了怀里,脸上的兴奋无法控制……

“你不是要跳楼吗,快放开我,去跳吧,我保证不拦着你!”他的反应让许倩好气又好笑。

她本来是打算这次答应他的,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搞出了这样的花招……

“我要做爸爸了!”唐子竟兴奋的捧起她的脸就是一顿吻……

“还不快把戒指给我戴上!”许倩白了他一眼,将自己的无名指伸了出去。

听见她的话,唐子竟才反应过来,连忙拿出戒指,亲手帮她将戒指戴上。

看着手上的戒指,许倩一笑,然后才问他。

“以后家里谁说了算?”

“当然是你!”唐子竟满脸笑意的回答。

“无论什么你都会听我的吗?”许倩接着问道。

“当然!”唐子竟诚恳的点头!

“这还差不多!”许倩脸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雪还在下着,看着幸福的二人,唐初心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转身离开了天台。

刚到楼梯口,便见席北尘背对着站在那里等她。

听见脚步声,他便转过身来,冷峻的脸上才多了一丝的柔意。

唐初心露出微笑,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温柔的说道。

“我们走吧!”

……正文完……

下一章小番外。

……

一个夏天,七夕。

L市花灯会又开始了。

司徒镜不知不觉,又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从许一手上接过那张他在多年前曾带过的恶魔面具,漫无目的的在满是人群的街道上走着。

最终,他的脚步,在一个卖小吃豆腐的摊边停了下来。

目光,落在那里。

当年,他之所以来花灯会,就是为了这样东西。

L市的特色美食,也是她母亲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就在他出神之时,身边忽然响起了一道女孩的声音。

“老板,给我一份豆腐!”

转头望去,是一个穿着粉色古装,脸带着小猫面具的女孩。

当看见那副面具的时候,他整个人恍惚了一下。

那张面具……和当年唐初心脸上的一模一样。

似乎是注意到了身边人的视线,小猫面具的女孩疑惑的转过头,看见的竟是一张恶魔的面具……

她被吓的后退了一步。

而就在这时,司徒镜忽然伸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那张俊美的脸……

女孩再一次愣住。

好帅……目光仿佛一下子被定格住了,再也无法移开。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陆菲菲!”女孩也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我叫……司徒镜……”那一刻,他伸手捂住了自己心口的位置。

那久违的心跳节奏,是怎么回事……

……

一个秋天。

种满花草的院子,胖乎乎的猫靠在台阶上懒懒的晒着太阳。

几只小奶狗在缠着大狗玩耍。

一群白色的兔子,正在一旁安静的吃着草。

苏静安靠在躺椅上休息着,身边放着一个婴儿车,里面的一个刚满一岁的婴儿,正在安静的睡着,红红的小脸很是可爱。

席千夜拿着一条毯子,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弯下腰,盖在了苏静安的身上。

这一动作,让苏静安醒了过来。

“怎么醒了。”见她醒来,席千夜有些懊恼。

“宝宝醒了吗?”苏静安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转头看身边的婴儿车。

“她还在睡。”席千夜也转头,二人一起盯着婴儿车里的小婴儿看着。

这个孩子,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礼物,也是得来不易的礼物。

“她真可爱……”苏静安盯着女儿的睡颜看着,忍不住笑了笑。

他们的女儿很可爱。

席千夜点头附和。

这时,一名佣人走了过来。

“少爷,少奶奶,Lemon来了!”

话音落下没多久,一个穿着校服的帅气小身影,已经走了过来。

七岁的Lemon已经完全脱去了当初的婴儿肥,进化成一枚酷酷的小帅哥了。

听说,他现在可是学校女生眼里公认的校草了。

“爷爷,奶奶……”席亦修走了过来,看了二人一眼,然后礼貌的说道。

虽然爸爸不喜欢他这么叫他们,但是辈分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接着,他看了一眼婴儿车里的婴儿。

他不想承认,这个刚出生的婴儿,竟然是他的姑姑。

“Lemon来啦,今天上学累不累……”见他来,苏静安连忙坐了起身,温柔的问道。

席亦修摇了摇头,然后忽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试卷,递给了席千夜。

席千夜伸手接过试卷,一看,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及格?”

他很难相信,向来满分的Lemon,这次竟然只考了……59分!

他一度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可试卷上的59分清晰无比……

“需要家长签字!”席亦修看着那张试卷,然后十分镇定的说出了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听了他的话之后,席千夜瞬间明白过来。

他是因为考了五十九分,不好意思拿回家,所以这才来找他了?

毕竟,按照辈分,他算是他的爷爷,严格的说也算是家长了。

“签字可以,但是我想知道原因……”席千夜点了点头,然后好奇的问他。

他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每张试卷都满分的孩子,这次会考59分!

“……”席亦修却沉默了下来。

见他不说,席千夜也没有逼问,而是盯着试卷上的字看了起来。

“这好像不是你的笔记……”过了一会儿,他提出了质疑。

上面的文字倒还算工整,只不过……自己略微的清秀了一些,倒是像个小女孩写的。

被他这么一说,席亦修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头转向一边。

见状,席千夜与苏静安对视了一眼,二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签了吧!”苏静安笑道。

“好!”席千夜点头,拿过笔,在试卷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

而与此同时……

同样七岁的于甜家里,当爸爸拿到了那张满分一百的试卷,脸上开心的快要飞了起来。

“我家女儿还真是厉害啊!”于父一边笑着,一边对身边的妻子炫耀着。

“是啊,我就说我们家甜甜很聪明嘛!”女人微笑的伸手想要将于甜拉过来,却被她胆怯的躲着了。

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面,透着几分的不安。

后母对她还算不错,只是有个习惯,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脾气会不好,就会把她关在小黑屋里……

正是因为这个习惯,导致了于甜胆小,怕生的毛病。

即使到了现在,在学校里,她也不会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除了……席亦修以外,她几乎不会其他同学有太多的交流。

“乖女儿,你是爸爸的骄傲!”于父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满是温柔的笑。

于甜却有些心虚,看着爸爸高兴的样子,她不敢告诉爸爸……

因为考试前一天她被阿姨关了小黑屋,第二天无法正常考试,席亦修在考试交代她先不要写名字……

而在考试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将他的试卷写了她的名字,和她的试卷交换了。

于是……她考了一百分,而他却考了五十九分。

那一刻,她在那个比他大几个月的男孩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在爸爸身边的温暖是一样的。

于甜觉得,她的是快乐的。

直到……

她满十八岁的第二个晚上,硬撑着陪她过了成人礼的爸爸,终于支撑不下去,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一刻,于甜的世界也完全崩塌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虚弱的回到家里的时候,却发现别墅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而她的后母,也失踪了。

她带走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将所有的财产转移走了。

那个晚上下着大雨,停了电,她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紧紧的抱着双腿。

黑暗所带来的恐惧,和现实之中的无助,将她紧紧的包围着。

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没了活下去的意义。

爸爸离开了她,从今以后,她要一个人孤独的活着。

她其实很害怕孤独,正因为害怕孤独,害怕失去,所以才活着小心翼翼的。

脑子一下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迷惑了一般,她晃晃悠悠的起身,将家里所有的门窗都锁上了。

接着……她来到了厨房,手来到燃气开关上!

她回到客厅,没一会儿,便感觉呼吸困难,意识也渐渐变得薄弱起来。

这时……一声雷声响起,随着雷声响起的,还有玻璃被打碎的声音。

一个被雨水打湿的身影,从窗外爬了起来。

当看见躺在地板上的她之时,十八岁的男孩脸上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你疯了吗?!”他的声音充满着紧张,迅速的将她抱了起来,将门打开,抱着她出了客厅。

雨水落在脸上,她的意识,被拉了回来。

当看见对方的那张帅脸之时,她惊了一下……

“席亦修……”

他怎么来了……

“不准再做这样的蠢事!”见她清醒,席亦修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想要抱起她去医院。

可这时她却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他停止了动作,低头看着怀里绝望的女孩,心里一阵阵的疼了起来。

幸好他来的及时,否则……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她小声的低语着,声音里也满是伤心!

他僵住,然后忽然伸手将她抱住。

“你还有我!”

于甜愣住,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他看着她,爽快的说道。

从小学开始,他就一直在照顾她。

而现在,他已经做好了照顾她一辈子的准备了。

那一刻,女孩脸上是许久的诧异与震惊。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她才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

……全文完……

望月存雅企鹅(1522432177)

推荐完结宠文《腹黑老公溺宠:老婆不准躲》《首席天价逼婚:老婆不准逃》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云来小说(gxhyl.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