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站书库 > 第3页
小说:宠妻之老公太霸道,作者:静默成茧

宠妻之老公太霸道(2021-09-17)

作者:静默成茧

展开 这是一个忠犬贴心男呵护自己宝贝一路成长的故事 *** 传闻他绝情绝心,却会因那娇娃的冷脸而心慌不已 传闻他不苟言笑,却会对那娇娃露出极致温柔的笑 且看被称为人形兵器的忠犬男,如何呵护着自己的宝贝一路成长。 *** 她本是人人敬畏的秦爷却死在了飞机事故中。 待她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魂穿到了一个小女娃的身上,而她的周围,正上演着枪战巨片。 在她还未弄清情况之际,那一身血污的少年一把抱起她,温柔的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她就这样,有了个年轻的老爸! *** 【片段1】 “主子,小姐她刚刚……”管家欲言又止。 傅君皇微微抬眸,幽深的目眸落在管家身上。 管家吞了吞口水,“那个小姐她,把人给打了,她……” 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原本岿然不动的傅忠犬霍然起身,拿出手机,“带人,把学校给我围了!” 管家顿时在风中凌乱,是小姐把人打了,不是小姐被打啊! *** 【片段2】 宴会上的某一角落里。 “傅小姐,你要明白,你只是傅君皇的私生女,你这样的人是上不得台面的,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是敢不尊重我,小心等我成了傅家夫人,弄死你!”某炮灰勾着唇角,得意洋洋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傅安然淡淡看着眼前那个笑的如同白痴一样的女人,随后视线落在那炮灰女的身后,淡声问: “我说老帅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极品女友了?” 炮灰女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再想到自己方才说了些什么后,又变红了,总之很是精彩。 一身笔挺的西装,傅君皇目不斜视的牵过傅安然的手,面色有些许的慌张,嗓音依旧近乎机械: “没有。永远。” 原本很是不畅快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她轻轻的回握住他微凉的手,唇角微启,“真乖。” …… *** 本文一对一,温馨无虐甜爱宠文,身心干净,放心跳坑。 ***

小说:总裁的爱逃妻,作者:若存1

总裁的爱逃妻(2021-09-17)

作者:若存1

展开 夏凡心的梦想很简单, 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然后为他生儿育女。 父辈的一场娃娃亲,却让她犹如困兽。 律雨轩,传说中的单身钻石王老五, 曾让多少的女人臣服在了他的西装裤下, 本不愿接受安排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这只张牙五爪的小猫格外有趣。 于是乎,他逗她,与她拌嘴,却在不知不觉中沉沦深陷。 当他知道自己所想的时候, 却发现他的小可爱与意中人携手逃跑。 这一场游戏,他没说结束,谁也不能离开。 尤其是,这个被人利用的蠢女人,只能是他的。 -- “凡心根本就不爱你,你又何必苦苦纠缠呢?”渣男一脸炫耀的搂着小女人的腰身,宣示着占有权。 律少邪魅的眼眸一抬,伸手递出一沓资料,“你顶替着我的名号暗自的将我的功劳全都转到你身上,你确定她爱的是你本身,还是为她做了这些事的人?” 小女人睁大着双眼,看着资料上的照片,不可置信。 原来她视为神明的男人竟然如此的猥琐不堪! -- “骗子,我才不要相信你!”小女人一脸哀怨的瞪着他。 沙发上的男人就换了一下叠着的腿,看也不看她。“我骗了你什么?” 夏凡心咬着嘴唇,“你明明就知道一切,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的答案不都是你所希望的么,而且你会信我么?” “无耻!” 男人将手里的报纸放到了桌上,单手解开衬衣的纽扣,倾身将她抵在墙上,“我觉得对于这一点你着实是冤枉我了,我想我还是努力点把这个罪名坐实吧……”

小说:重生之不跟总裁老公离婚,作者:沧海里树

重生之不跟总裁老公离婚(2021-09-17)

作者:沧海里树

展开 前世她是个十足十的拜金渣女,视金钱和权势为一生的终极追求,把自己的所有情感泯灭,冷酷无情,最终报应来了。 她费尽心思争取到的一切被人轻易地夺走,自己变得一无所有。她本以为自己那颗心足够冷到刀枪不入,却为何在跳楼时,眼前浮现的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会让自己的心疼痛不已。 原来他早深藏在自己的心底,难怪自己忘不了他那一次次对自己失望的眼神。可惜悔之晚矣,自己已经负了他一世的深情,把他推远了,现在他身边的位置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泪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是该结束了,自己这可悲的一生也该随着自己的死落幕了吧! 再次睁开眼,她发现自己回到两年前自己和他离婚的那天! 她激动不已,感谢上天对自己的厚爱。重生后的她视守住他为自己今生的目标。看她如何使出浑身解数不让自家老公说出离婚两字,看她如何掐断老公的桃花砍断老公的桃树。 不过她慢慢地发现温文尔雅并不是自家老公真实地一面…… 片段一:掐断桃花 “邓小姐,我最后要警告你别再打我男人的注意。如果你真那么缺男人,可以去大街上抱几个回去,俗话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只脚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你总会找到几个你想要的,祝你好运!”凌生默轻蔑地说。 自己不自重,又如何要求别人尊重,这不能怪自己,要怪只怪她窥视自己的老公,这样做不过是正当地捍卫自己的主权罢了。 邓蝶烟被凌生默说得又气又羞,脸涨得通红,手指颤抖地指着凌生默,半天吐不出话。 “如果你还敢对他动歪脑筋的话,我是不介意多送你来医院几次,长长记性。” 凌生默一把抓住了指向自己的手指,眼神狠戾,声音阴森狠历,让邓蝶烟不由畏惧几分。 她变了,真的变了。邓蝶烟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片段二:“争宠” “女人,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黏着我爹地,你还要不要脸呀!”五岁小男孩仰起头,两腮气鼓鼓。 “要脸干嘛,我的脸不值钱。你的脸值钱呀,拿去菜市场称称看值多少钱!”女人双手环胸,向小男孩挑一下黛眉。 ”你以大欺小,我不服。” “你不服,那你就快点长大。” “就算我现在怎么长也来不及了呀!” “那没办法了,你注定被我欺负了。” “老爸,你老婆欺负我!” ”老公,你儿子欺负我!” ……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