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旺门佳媳
听书 - 旺门佳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番外 赵穆罗晨曦之前世今生(完)

瑾瑜 / 2021-09-20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赵穆懒懒的半躺在自己院子里的树荫下乘凉,半晌都没动一下,更别提开口说话儿了,就像满院子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张灯结彩与热闹喜庆与自己丝毫关系都没有一样。

他的贴身小厮保平等来等去,都等不到他应答自己的话,却是急了,又小声重复了一遍自己方才的问题,“爷,您没听见小的的话不成?这可是您这辈子唯一一次的大喜事,您好歹上点儿心,各处瞧瞧去啊。您这个夫君都表现得一点不重视未来的少夫人了,府里的人都是看菜下碟的,还怎么指望他们多尊敬少夫人呢?你得先给少夫人体面,等少夫人体面了,您才能更体面呀!”

赵穆闻言,总算睁开了眼睛,却是自嘲一笑后,才道:“我重视少夫人就有用了?我自己都是那些人看菜下碟的对象了,表现得再重视她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就这样躺着,得受用,且受用呢。”

“可是……”保平没了话。

因为心知自家爷说的是实话,连他自己在府里都没几分体面可言了,又哪来的本事让少夫人跟着体面?

想到这里,不由又对自家王爷生出了几分怨气来,王妃不待见爷,这么多年明里暗里的戕害虐待也就罢了,王爷好歹是亲爹,怎么也能一直都对他家爷不闻不问,任由王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日子过得实际连府里体面些的下人都不如的?

念头闪过,保平还是没忍住再次开了口,“爷,就算如此,您还是该表现得上点儿心才是啊,少夫人好歹是太后娘娘赐婚给您的,要是让太后娘娘知道您一点不上心,万一以为您是不敬她老人家,往后可就真是……再想不起您了。且等少夫人进门后,知道您一点儿都不上心,只怕心里也不会好受的,少夫人可是要与您过一辈子的人,将来还要为您生儿育女的,可是您后半辈子最亲最近的人了,您好歹……”

“行了行了!”

赵穆见他一唠叨起来就没个完了,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我上心,我各处去瞧瞧,总行了吧?念得我头都要炸了,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啰嗦?看来往后得给你选个更唠叨的老婆,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儿才是!”

一面说,一面果真起身,往屋里去了。

保平这才高兴起来,忙忙跟上了他。

赵穆各处都看了一回,见自己的新房除了外表喜庆光鲜,内里却是没几样拿得出手的东西,果然一如既往的“马屎皮面光”,就嘲讽的勾起了唇角。

等那位罗小姐进门后,只怕要不了三日,便会把他在诚亲王府的处境摸得一清二楚,然后越发痛苦憎恨自己不得不嫁给他这样一个废物吧?

其实也可以理解,她好歹也是四品官员的嫡长女、独女,听说她父亲还自来把她当掌上明珠,既狠了心送她入京选秀,肯定是奔着她能挣一个好前程去的。

谁知道造化弄人,太后偏将她指给了他这样一个一无所有的废物,她便是被指给旁的皇子宗室做侧妃甚至孺人,也比被指给他要强啊;偏她还不得不嫁,这辈子也不能和离休妻,只能至死都跟他绑在一块儿……大不了,往后他们各过各的,井水不犯河水吧!

这般一想,赵穆心底深处那几分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期待与向往,终究还是烟消云散了。

日子流水般过去,很快便到了赵穆迎娶新妇的日子。

因是太后赐婚,内务府与宗人府至少不敢太怠慢,该给的份例还是要给的;赵穆向来恨她入骨的嫡母诚亲王妃也不好做得太过,不然丢的还是诚亲王府的脸。

赵穆遂得以至少表面风光热闹的将新娘子自罗家临时借来的宅子里,迎进了诚亲王府他的院子。

也得以见到他的岳父罗大人,一位明明就是送女儿出嫁,却跟要了他命一样的父亲。

赵穆当然不会以为他岳父是舍不得女儿,既舍不得,当初干嘛要送她进京选秀?

可见并不是舍不得女儿,只是不愿将女儿嫁给他这个废物,辛辛苦苦生养女儿一场,结果愣是什么助力都没得倒罢了,——天下的乌鸦果真是一般黑!

等在新房里,由全福夫人和喜娘们起哄着,挑起了新娘子的盖头,瞧得新娘子的真容后,赵穆在潮水般的赞美声中:“新娘子好漂亮!”、“这么漂亮的新娘子,真是难得一见!”、“新郎官儿好福气呀!”

就更确信自己没猜错了。

这么漂亮的女儿,哪个当爹的能没有壮志念想的?便是新娘子自己,怕也一腔的青云之志吧?

真是可惜了!

赵穆当时已打定主意,不会碰自己的新娘子了,只要他打一开始便不抱任何希望,往后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失望……

不想等他自前面敬完酒,醉醺醺的回到新房,却并没见到预想中新娘子自怨自艾的画面,反而见她已经换下大红嫁衣和凤冠,也沐浴过,换上家常衣裳了,正在桌前秀气的吃着东西。

一见他进屋,便起身笑道:“相公回来了。我才让人做了鸡丝面来,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也吃一点儿?席间都忙着敬你的酒,你肯定没吃多少东西。”

不待赵穆说话,已动手给他盛起面来,“相公这么瘦,可得多吃一点儿才是。”又嫌弃的把桌上的子孙饽饽吉祥菜等推到一边。

赵穆直到接过她递上的面和筷子,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她面前。

他的心一下子乱了,想再摆出冷脸,打退某人的自来熟、面子情儿,却发现竟做不到了。

他只能告诉自己,他是喝了酒,也是被她灿烂的笑容晃花了眼,才会言行都不受控制的,等明儿他清醒过来后,肯定一切都好了;不然等她发现他处境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十倍,对他也再不抱任何希望,自然也就连面子情儿都懒得做了。

他们当夜自然也没有圆房。

赵穆不想是一方面,察觉到她抖得就像秋风里的落叶一般,偏还要闭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竟有一瞬间生出了同情与怜悯来,是另一方面。

以致次日一早,见明显一夜没睡好的她望着元帕发愁时,他也没能忍住割破自己的手指,好歹把场面圆了过去。

之后便是敬茶认亲。

一个从来都是当家主母眼中钉肉中刺,亲爹也从来不管不问的庶长子,王府上下能给他几分体面,宗室上下又能给他几分体面的?

比起昨日好歹还有几分面上光鲜的婚礼,今日的认亲礼所有人便连面子活儿都懒得奉陪,堪称寒碜了,——昨日可要做给满京城的人看,也要做给太后看,今日只在王府自家的范围内,那些人当然懒得再‘委屈’自己。

赵穆以为经此过后,他的新婚妻子再也笑不出来,也再不会给他好脸色了,毕竟听说与当面见到,到底是两回事,前者好歹还能抱几分侥幸的希望,后者却是只剩绝望,当然也犯不着再委屈自己向他示好!

不想一直到回了自家院里,他的新娘子都是笑容不变,待吃过她的陪嫁丫鬟特意给她留的早饭后,还笑得一脸满足的与他说她叫什么名字,“我倒是知道相公叫赵穆,相公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这就告诉你啊,我叫晨曦,因为我娘希望我能永远像清晨的阳光一样温暖光明,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相公往后要叫我晨曦也可以,跟我爹一样叫我‘曦儿’也可以,端看相公自己。”

又问赵穆有什么兴趣爱好,不喜什么,“我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吃,什么美食都喜欢吃,这次还特地让我爹给我陪嫁了两个厨娘呢,往后相公可以跟着我享口福了。相公呢,希望你也能如实告诉我你的喜恶,毕竟我们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当然要坦诚以待,对不对?”

‘我们是要一起过一辈子的’……赵穆一阵恍惚,她真的愿意与他过一辈子吗?

她应该已经知道他的处境了啊,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能笑得出来的?她不是该哭才对吗?

赵穆不无恶意的想着,看她能装到几时,能忍到几时才哭!

翌日三朝回门时,赵穆便如愿见到了罗晨曦哭。

不但她哭,他岳父罗大人一个大男人、四品大员,也是两眼通红,泪如雨下,却连哭都只能无声无息。

赵穆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他岳父要送罗晨曦进京选秀,也不是罗晨曦自己有青云之志,他们父女纯粹就是被家里所谓的亲人——罗大人的亲生父母给坑了,瞒着罗大人偷偷给罗晨曦报的选秀,等罗大人知道时,木已成舟,根本再没回转的余地了。

为的便是让一直不肯续弦,也没有儿子的罗大人不能再为女招赘,只能过继他兄弟们的儿子为嗣子,只能栽培自己的子侄们,无论家产也好、政治资本也好,都只能自家人继承,绝不便宜外人一丝一毫!

饶是如此,罗大人哭过之后,还是强打起精神叮嘱他:“希望姑爷能与小女好生过日子,她娘去得早,我怜惜她小小年纪便没了娘,又公务繁忙,便有些骄纵她,也养得她性子颇散漫。若往后她有哪里做得不好的,姑爷只管去信告诉我,我来教训她,万不能伤了夫妻间的和气。”

又道:“我知道姑爷这些年只怕不容易,但眼睛既长在前面,就是让我们往前看的。只要往后姑爷好生过日子,习得一技之长,能养活自己的妻儿,小女也是个知足常乐的,我相信你们的好日子定然在后头!”

赵穆心里的恶意哪还继续得下去?

原来他真的误会他的岳父,也误会他的新娘了,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与他和他父王之间的也远不一样,他们是真的心地纯良,也真的父女情深……

赵穆听见自己郑重答应了罗大人,“岳父大人请放心,小婿一定会好生与……与曦儿过日子,竭尽所能不委屈她,和将来、将来我们的孩子的!”

然等回了王府,一直到十日后送走罗大人,罗晨曦都再没哭过,反倒时时脸上都带着笑,被诚亲王妃命令立规矩时在笑,被妯娌们挤兑轻视时在笑,被下人们怠慢不敬时,依然在笑。

赵穆都看不过去,问她怎么还笑得出来时,她仍在笑,“因为我不能辜负了我娘的一番心意,无论任何时候,都一定要温暖光明呀。”

她还苦中作乐,时不时的就会讲笑话儿逗他发笑,却每每不待他笑,自己已先笑得前仰后合。

她还会在他沮丧不平时,安慰开解他,在他身子骨不争气,一个不慎便病倒了时,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亲自守着小锅半宿半宿的给熬粥,就为了能把他经年的老胃病给养得好一些。

赵穆问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她轻轻一笑,“因为你是我相公,也因为觉得你可怜啊,我好歹还有爹疼,你却从小到大,一个疼你的人都没有,那我既然做了你的妻子,当然就该疼你啊。”

这个回答既让赵穆心里发热发酸,长到二十几岁,终于也有人疼他了,原来被人疼着的感觉,是这样的;

又让他忍不住烦躁,原来她只是因为可怜他,只是因为他是她相公,才会对他好、疼他的,那岂不是意味着,换了别人做她的相公,他也一样会对他好,一样会疼他吗?

赵穆开始对罗晨曦忽冷忽热,每每想要远离,可真见了人,又忍不住想要靠近,想要对她好;然一想到她对自己的感情根本与自己对她的不一样,她甚至指不定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尽一个妻子的责任罢了,他又忍不住痛苦,忍不住想要……毁灭。

反正她已经是他的妻子,本来就该是他的,他干嘛要那么执着于非要先得到心?

只是一对上罗晨曦姣好的面容,灿烂的笑容,赵穆终究还是做不到,这么美好的女子,是他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才能捡到的宝,他怎么忍心伤害她?

他只能越发的患得患失,阴晴不定。

终于惹得罗晨曦先受不了,满脸委屈的问起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来,“我们拢共就只在这一方小天地里,能稍稍放松些,若自家人还要给彼此脸色瞧,有话也憋在心里不说出来,让人只能去猜,只能去误会猜忌,这日子还有什么意思?还是我哪里做的不好,那你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

赵穆一开始还不想说,后来实在被她逼得躲避不下去了,只能近乎咬牙切齿的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你对我好,到底是因为什么?我要的可不止你尽到一个做妻子的责任,要的也不是你的可怜,我要的是你的整个身心,你明白吗!”

不想罗晨曦却是红了脸,半晌才声若蚊蚋的道:“这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没去可怜别人,单可怜你了?要尽一个做妻子的责任,也容易得很,只要吩咐丫头们服侍你的衣食住行就够了,我干嘛还要费神费力的亲力亲为,我闲得慌呢?”

赵穆先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话,等反应过来,立时一脸的狂喜。

原来,并不是他一厢情愿,曦儿也不是对他只有责任与可怜,他到底哪来的福气,能娶到她,简直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事,相较之下,过去那二十几年的苦难都算不得什么,都是值得的了!

等到又过了一阵,夫妻两个终于水到渠成的水乳交融后,赵穆终于问了罗晨曦那个他这些日子都一直想问,但每次都话到嘴边,又忍住了的问题,“曦儿,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太美好,值得我喜欢的地方太多太多了,你又是因为什么喜欢我?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优点,不觉得自己有值得人喜欢的地方……”

却是话没说完,已让罗晨曦打断了,“你怎么没有优点,怎么没有值得人喜欢的地方了?你这么好看,对我这么好,每次王妃刁难我,都替我挡在前头,挡不住也会陪我一起受罚。王妃赏你的丫头你也从来都不看一眼,从来都目不斜视,我爹当初对我娘就是这样,便是我娘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我爹也从来不看别的女人一眼。”

“你还最大限度的包容我,让我至少在我们这一方小院子里,想怎么折腾就可以怎么折腾,自在的不得了;也不嫌我贪吃好吃、规矩松散,与别的大家千金都不一样……我本来以为,嫁进来后,我便只能抑制自己的天性,戴上面具做另外一个人,一个连自己都陌生、不喜欢的人了。没想到竟然不用,我至少还是可以在我们的院子里做我自己,可以真的如我娘期望的那样,温暖阳光。”

“我也明白了当初我爹和我娘那种虽然不是时时都腻在一起,但只要同处一个空间下,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都不用开口,只消偶尔一个眼神交流,便自有默契与温馨的情意在流淌的感觉了……”

赵穆让她说得心都要软成一滩水了。

他哪有她说的那么好,王妃刁难她,他挡在前头,不过是因为一贯憎恨那个女人,非要与之作对而已;与她一起受罚,则是歉疚于她本来不必过这样的日子,都是因为太后胡乱把她指给了他,他才会受那些委屈的;

不多看一眼王妃赏的丫头和府里任何一个女人,更是因为他打心眼儿里憎恶王府的一切,至少一开始,与她真没太大的关系,真不是都为了她。

他甚至一开始心里还满是嘲讽与恶意……

可在她眼里,他却是这么的好,有这么多值得她喜欢的地方,他到底何德何能?

那段时光,成为了赵穆人生里最美好、最令他沉醉的时光。

他们日日夜夜都在一起,一起过了他们成为夫妻后的第一个年,辞旧迎新那一刻,他们的手偷偷握在一起,只觉比握着全天下还要满足。

他们还一起度过了新的一年,度过了美好的春、夏、秋、冬。

期间罗晨曦还努力想让赵穆变得跟她一样温暖阳光,不要再去拘泥那些不好不甘的过去,“当初母亲拼却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生下你,带你来这个世间走一遭,可不是为了让你在仇恨痛苦中,虚度这一生的,她肯定盼着你能好好过日子,好生活一遭。所以,不要去跟那些不相干的人计较,爱也好,恨也好,只要你当他们是陌生人,彻底无视他们,他们便都算不得什么了。”

赵穆那一直以来便都如同有一把火在烧的心,也真的在她的开解抚慰之下,慢慢变得平和了许多,连带因小时候下人照顾不周,伤了元气,向来都不争气的身体也好了许多。

直至罗晨曦向来都算准时的小日子忽有一月推迟了。

虽然很快便证明只是一场乌龙,赵穆还是深思熟虑后,做了决定。

他总不能一直都这样混吃等死,无所事事下去,虽然曦儿总是说她嫁妆丰厚,足够养活他们家的人和将来他们的孩子,他尽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必勉强自己去做不愿意做的事。

他还是不愿再这样下去,每月就等着公中那点月钱,将来看嫡母和两个弟弟的脸色,高兴就赏他一点家产,不高兴就直接扫地出门,让自己渐渐沦为宗室里那些靠打秋风度日之流了。

如今是只有他和曦儿两个人,倒还能凑合,将来有了孩子,该怎么样呢,难道让他们的孩子,也跟他一样,生来便低人一等,受尽委屈与难堪吗?

曦儿日日都要与嫡母妯娌周旋,连府里得脸些的下人都敢对她不敬,设个小厨房都要费尽心机;什么东西都是最后挑剩了的才能到她手上,想要额外的便只能花自己的嫁妆,还得藏着掖着花高价……他又怎么忍心让她余生都这样委曲求全,身为一个丈夫,连让自己妻子过几日当家作主,无拘无束的日子都不能够,又还哪来的脸做她的丈夫!

赵穆开始违心的讨好诚亲王了,过去二十几年,他再难再苦时,都没想过要讨好这个名为他父亲,实则对他从没尽到过一日父亲责任的男人。

只要能让他为他谋一个过得去的差事,只要能让他同意他们夫妇分府出去另过,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也什么屈辱都能忍受。

怕光讨好诚亲王一个还不够,他还暗中给诚亲王偷偷养在外面的爱宠云姨娘送重礼,做小伏低,脸面尊严都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诚亲王给赵穆在五军都督府谋了个七品小官儿的缺,只要好好干,将来还是大有升迁机会的;至于分府另过之事,诚亲王虽没明确答应,却也没有明确拒绝,那便也大有机会。

赵穆一时间充满了干劲儿,罗晨曦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夫妻两个都觉着,美好的明天已就在前头在朝他们招手了。

可惜诚亲王妃怎么能容忍恨了二十几年的庶子在她眼皮子底下,把日子越过越好?他就该一辈子都被踩在脚下,活得泥猪癞狗一般,才能稍减她心头之恨!

于是赵穆在五军都督府不过只干了半年,便因频频出错,频频闯祸,被罢了官,再次只能回家无所事事,混吃等死了。

偏他无依无靠,除了逆来顺受,什么办法都没有,唯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在自家的小院里,消沉悲观,借酒浇愁罢了。

也就是在那时候,罗晨曦诊出了身孕的。

只是赵穆才失了势,且眼看着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王府上下当然不必再有任何的顾忌。

诚亲王妃给罗晨曦立规矩立得比以往更严苛了不说,世子妃与三少夫人亦是助纣为虐,再加上下人们变着法儿的阳奉阴违……连好人都受不住,何况罗晨曦还是初孕,本就害怕紧张,怀相还不好,哪里还撑得住?

终于还是在不小心绊了一下后,滑了胎,又因滑胎导致了大出血,不过才嫁给赵穆三年,不过才堪堪二十岁不到,便香消玉殒了。

却临死前,还惦记着赵穆,求他一定要振作起来,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然我死了也不能安心,求相公一定要答应我,好好活着……”

赵穆彻底疯了。

抱着罗晨曦的遗体,有一瞬间真的有冲到诚亲王妃院子里,与之同归于尽的冲动,反正他最心爱的人、这辈子唯一疼他的人都不在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趁早下去陪曦儿的好!

是保平死活拉住了他,哭着求他:“爷总要把少夫人的身后事给办妥了,总要见到亲家老太爷,向他老人家赔过罪,为他老人家养老送终后,再去陪少夫人吧?少夫人可只有亲家老太爷一个亲人,老人家年纪也那么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么受得了?爷又怎么忍心!”

赵穆才强逼着自己先冷静了下来。

然后麻木的为罗晨曦办了后事,又麻木的见到了自己的岳父,对着罗大人磕得头破血流,都不能稍减他心里的羞愧与痛苦。

之后的日子,赵穆日日都浑浑噩噩的,到底是怎么熬了过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他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他一定要为曦儿母子报仇雪恨,一定要让所有曾薄待过曦儿、害过曦儿的人血债血偿,并且真在王府的小年夜家宴时,付诸于了行动。

他提前准备好了火油和火折子,打算一把火把王府所有人,连同他自己在内,都烧得干干净净,这是他在隐隐查到自己的生母当年果然是被诚亲王妃给害死了时,都不曾有过的冲动?

奈何老天爷也欺善怕恶,竟没能让他的计划成功,——他是点了火,却除了给王府众人造成了一点皮外伤和惊吓以外,再无其他实质性的伤害,老天何其不公!

赵穆最终放任自己死在了大火中,死前心里的恨意与不甘足以滔天,但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心爱的曦儿和他们的孩子了,他最后是含笑而死的。

却不想他的魂魄却一直飘荡在诚亲王府一带的上空,根本没能见到他心爱的妻儿,也不能去找他们。

他临死前滔天的恨意与不甘就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恨天恨地了。

直至终于有一天,赵穆忽然让一阵怪风刮得东倒西歪,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再有意识时,却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小时候,刚满七岁,一切都来不及之时。

那一刻,赵穆心里有多感激上苍,可想而知。

他不顾身体还很虚弱,虔诚的跪下,许下了重获新生后一辈子的承诺。

这一辈子,他活着的唯一意义,便是对曦儿好,加倍的爱她、补偿她,让她再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再不用受任何委屈,再不用受父女生离死别之痛,一辈子都能平安喜乐,儿孙绕膝,寿终正寝!

(番外完)

------题外话------

番外至此也结束了,多谢亲们能一直追到这里,真的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你们o(* ̄︶ ̄*)o

本来还想再写一个淼淼,也就是裴瑶女儿的番外的,仔细想了想,淼淼拿的可是女主人设,指不定后面要单独开一个文,所以就先不写了哈o(* ̄︶ ̄*)o

再就是,新文《科举福妻掌中娇》的故事背景是在季善沈恒死后的几十年,所以新文里会偶尔提到他们,属于夫妻两个虽然已经不在江湖了,江湖上却还会有他们的传说那种哈,一些本来还想交代的番外,届时也会以旁白的形式在新文里呈现。

所以亲们还等什么呢,收藏个呗,入股真的不亏不亏哦o(* ̄︶ ̄*)o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好云来小说(gxhyl.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